冯飘飘→_→

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充满奇迹 充满发现

楼诚【掌纹】

这天地有你,便不觉晦涩。

春日北去,就这样,很多年过去了。阳光终于从树梢里透下来,洒下一地的金黄,和着蘸了甜酱的微风,一切细碎的过往也都纷至沓来了,迎来了抗战胜利。

清早,天未破晓,路上行人寥寥,明楼和阿诚漫步在街上,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。他们不赶时间,叫上两碗热气腾腾的豆浆,一屉刚出笼的小笼包子,听着对桌的白发苍苍的老奶奶,给稚子们讲述那段动荡的往事,蒸馒头的师傅擦擦汗,坐在椅子上小憩一会儿;店老板夫妇不时地斗嘴几句,又传来了两人的欢声笑语。

两人只是对坐安静地吃着,也不说话,不时相视一笑,时间仿佛在那一刹那定格。纵使人间繁华多笑语,而阿诚眼里却只能看到明楼,明楼才是他的欢声笑语,他的信仰、他的希望之光。旁人看来他们似乎唯一的交流也只是目光在对方身上流转,他们并不互相赠予对方情欲,而是两个灵魂的相知相惜。明楼和明诚,早在多年前生命明公馆门口相遇的那个雪夜,两人的生命轨迹紧紧重叠在一起,任风雨侵蚀。

看着店外的人来人往,路上行人从纷纷而过到渐渐而稀,当年他们一同在黑暗中独立桥头,寒风灌满衣袖,阿诚和明楼从月明星朗等到了月落星沉,终于等来了抗战胜利。历尽劫数后,他们想在一起,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潮,市集和斑斓的黄昏,越过昼夜星辰,硝烟战火;目光交汇时的光亮,深陷于彼此的掌纹中,他们把平生展开,尝尽世间百味,在这漫长、流动的时间里。

“来生在另一个世界的光亮里散步
我想
他们会惊讶地停下来的”

(刚入楼诚的坑,文笔渣,不喜勿喷,还望海涵。)

我只觉得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
他们只觉得吵闹
一切付出都是徒劳
感情无疾而终
疾病纷至沓来
家人离去
朋友聚散
我只能在漫长的岁月中
悄悄地把苦难熬成茶汤
在日复一日的绝望中
慢慢喝光

【恰好】

毕业典礼那天
走上前去跟初恋抱了一下
跟他说“海上月是天上月”
然后挥手告别

嗯 那个场景只是我的想象
事实上到了那天
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他一眼
没有拥抱
也没有“海上月是天上月”
毕业典礼之前在脑海中预演了n遍
最后也没用上前

他奔赴最高学府 我去了重点高中
从此山高水长 后会难期

【风丽】诀别书

曼丽卿卿如晤:

曼丽,若你看到这封信时,大概我已完成任务,当年我入军校时便已做好随时为国捐躯的准备,此番离去我无怨无悔,蝇头小利、蜗角虚名于我不过是过眼烟云,死后留有枯草间一方孤冢,你们时常记起已是满足。

我所希冀是不过抗战胜利,山河犹在,国泰民安。孑然一身归隐山林,河畔几间屋,晨钟暮鼓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可我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,曼丽,当年我独在芸芸众生中看见你,如今我在好好把你还回人海中。

天高路远,惟愿卿好。

【中考成绩】
成绩下来
真的开了挂
比预想多1分
也许和旁人相比
我的成绩逊色了许多
但对于我来说
已经是最大的满足
有一句话 我很喜欢:

无论我考成什么狗样
我都相信我前途无量

恩 高中加油
我要拼一次
为我的家人
也为了爱我的人

【凉皮】
在北京住院的时候就超想吃
大半夜的又想起了它
我只能默默啃一口苹果
告诉自己:
你要控几你记几
革命尚未成功
学习尚需努力←_←

楼丽 虐

[仿伪装者小说结尾 文笔渣 不喜勿喷 ]

明楼孤零零地坐在明公馆的楼梯上,屋内冷冷清清,墙上的时钟依旧无意义地摇摆着,声音格外刺耳,孤独永无止境。明诚过去蹲下拍着他的肩膀,不禁哽咽:

“大哥”

“计划如何?”

明楼不敢注视明诚的眼神,他怕看到明诚眼底的痛惜,他摸了摸腕上她送的的手表,只觉心中一恸。

“计划完成。只是……曼丽殉国了”

“恩......”

明楼布满血丝的双眼方敢注视着明诚,眼底泛起泪花,这一字仿佛千斤重般,直直地砸在他千疮百孔的心上。他已经负荷太多了。明楼抿着嘴抬起头望着偌大的明公馆,觉得空旷孤寂,眼泪仍在眼眶熬着打转。他忆起往昔,耳边仿佛还回响着初遇时曼丽念的诗词。

他背得烂熟了,是陈与义的《临江仙》。

“忆昔午桥桥上饮,座中尽是豪英....”

明楼抚额,泪水早已决堤。他知道,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还有千千万万为民族事业作斗争的无名英雄,他还不能停。

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....”

明楼仿佛看见了于曼丽娇俏的笑脸,恍若初见时的月朗风清。

“二十余年成一梦,此身虽在堪惊,闲登小阁眺新晴....”

明楼起身,整理西装,穿上大衣,下楼。动作一气呵成,还好明诚一如既往陪在他身边,并不是他一人孤军奋战。明楼走到客厅那幅名《家》的油画前,他擦干泪水,莞尔轻声道:

“我去上班了。”

明诚在一旁,早已泣不成声。

耳边诗词犹在:“古今多少事,鱼唱起三更……”

读书笔记【百年孤独】

看了一半《百年孤独》
快迷失在那堆相似的名字里
一代又一代的人呀
不断重复祖先的名字
人们习惯徘徊在充满烟火气的地域
天性使然
却忘记生命中的灿烂
终归要孤寂偿还#

【双毒】
“这一世做同事就够我倒霉的了,下一世千万不要遇见。——王天风”
(摘自伪装者剧本小说第二十章) ​​​
老王大大的怨气要压制不住了→_→

无题

像一只高傲的鸟
展翅在空中飞过
途径你盛放的落叶林
要什么高傲
要什么诗意孤独
我只愿觅食在你葱郁的
斑驳阳光下的阔叶林【cp#】